<div id="rvpal"></div>

    <dl id="rvpal"><dfn id="rvpal"></dfn></dl>
      1. <strong id="rvpal"><big id="rvpal"><listing id="rvpal"></listing></big></strong><p id="rvpal"></p>
        <bdo id="rvpal"><u id="rvpal"></u></bdo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rvpal"><u id="rvpal"></u></menuitem>
        <strong id="rvpal"><ol id="rvpal"></ol></strong>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語樂文學網 > 懸疑 > 詭事傳奇
        詭事傳奇

        詭事傳奇妖道乞魚

        主角:徐慎之,陸瑛
        妖道乞魚是一位新生代網絡作家,他的男頻小說《詭事傳奇》,平凡中顯示出不凡的文學功底,可謂是字字珠璣。而且藝術感染力強,令人意味悠長?!对幨聜髌妗泛喗椋夯鹁拥朗啃焐髦越o人家料理白事為生,恬淡的生活卻因一次偷渡忘川河的行動而告破,再看時已經是千年前。那些怪力亂神的詭事異物接二連三的涌現,在人世間掀起了驚濤駭浪。毛民、丹朱、羅剎鳥、巫支祁的出現,會串聯成怎樣的一段傳奇故事?時間長河掩埋的歷史,究竟是真是假?撲朔迷離的背后,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?徐慎之在命運安排下,往復古今,只為了結纏繞千年的因果。...
        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4-03-19 12:48:35
       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        • 章節預覽

        徐慎之驚艷絕倫的表現征服了圍觀的每一名弟子,博得一片喝彩聲。

        馬墉嘴角抽搐,他上次和徐慎之交手是兩年前,那個時候勝過徐慎之一籌,而今兩年不曾切磋,未曾想到徐慎之的技藝已經精湛到了如此地步,他隱隱感覺到有些吃力。

        兩個人相搏相殺,拼的是功力深淺,打的是節奏快慢。

        他們二人現在就是如此,二人功力幾乎不相上下,若拼功力,不見得能分出勝負,只能打節奏感,看誰對于節奏把握的更加細致。

        本來馬墉出手突襲,目的就是為了先發制人,完全在節奏上壓過徐慎之,沒想到徐慎之打法激進,險中求生,愣是破掉了他的節奏。

        剛開始交手的時候,他占據了上風,徐慎之處于被動,但這種被動愣是被他打破,不僅如此,他既然有打破被壓制節奏的能力,也完全有能力占據主動。

        這一瞬間,馬墉有些心慌意亂,他太大意了,小瞧了徐慎之。

        徐慎之此時落地,并未就此停手,而是迅速轉身,屈膝快速邁進,右拳從腰間旋轉擰著,奔逃出去,就像一條陰冷的毒蛇探出了它的毒牙,直奔馬墉后腰眼而去。

        他這一拳埋藏的力道可是不小,如果捶中,馬墉的脊柱就有可能被崩斷,中樞神經被破壞,變成活死人。

        “師弟倒是得理不饒人!”馬墉聽到身后刺耳的破空聲,冷笑連連,腳下步子邁開,左右移動,如鬼影一般無法捕捉,讓徐慎之拳頭撲了個空,發出一聲刺耳的氣爆。

        這一招閃躲技法叫做“左右逢源”,也是踏雪無痕中的一招。

        馬墉甩開了徐慎之,腰身擰轉過來,表情猙獰,像極了森林中那正要外出覓食的兇惡猛虎,徐慎之就好像是他的獵物一般。

        “好拳意!”徐慎之由衷贊嘆,雖然他反感馬墉這個人,但對于他的實力卻是很認同。

        尤其此時馬墉的那股猛虎下山般的意境,已經揣摩出了武道中高層次的東西。

        任何武功練到最后,招式都不重要,最為重要的還是拳意,真正的武學宗師之間的比斗,拼的都是拳意,誰的拳意更勝一籌。

        而馬墉現在表現出來的就是如此,不過他的拳意比起那些武學宗師來,還不成氣候。

        馬墉表現出來的兇惡拳意,讓徐慎之也不得不慎重對待,他的心瞬間仿佛沉入了萬丈深淵之中,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寬廣博大,無有邊際的氣勢。

        “五師兄也觸摸到拳意了?”旁邊的王靈兒見徐慎之的氣勢陡然發生了轉變,像是變了個人似的,吃驚的張大了嘴巴。

        圍觀的眾弟子此時高聲呼喊,能看到兩個觸摸到拳意的高手過招,對他們的武功修行大有裨益,而且所帶來的視覺沖擊也十分震撼,讓人很過癮啊。

        馬墉的內心此時也是極為震撼的,他本來以為,他是真傳弟子之中唯一一個窺悟到拳意的人,沒想到徐慎之居然也領悟到了。

        而且,他的拳意是兇猛狠辣,而徐慎之的拳意卻是無比深邃,好像包容一切,又好像吞噬一切。

        “好小子,沒想到他居然如此厲害,看來一個月后的比試,這小子是個勁敵!”馬墉雙眼微瞇,爆發出一絲狠厲的光,心道:“不如乘此機會重創他,讓他在一個月后對我構不成威脅!”

        馬墉心中這樣想的同時,手上也做出來了動作,五指張開彎曲,故技重施——刮面掌!

        不過與之前相比,這次馬墉出招之間帶上了濃烈的拳意,那握成爪的手上也帶著一股兇殘霸道的氣息,一爪出去,就絕沒有要收回的意思,好像要把徐慎之撕裂一般。

        “這家伙怕我威脅到他,想重創我?!毙焐髦念^也在盤算著,馬墉那點花花腸子豈能瞞得了他,“既然你用刮面掌,那我就以刮面掌破你的刮面掌!”

        徐慎之化拳為爪,劈空而去,腳步快速跟進,力量層層傳遞,如永動機般不停歇,似翻滾的海浪猛烈,一浪蓋過一浪。

        剎那之間,二人臂膀就碰撞到了一起,同樣的路數,不同的拳意。

        馬墉每一招都顯得窮兇極惡,有撕金裂帛之猛力,招招猛打硬攻,搶占中宮。

        而徐慎之的拳意就顯得連綿不斷,沒有馬墉那般勇猛,但卻像綿綿細雨般持續著。

        兩人對碰之間,馬墉一味硬打,將徐慎之雙臂的袖子都撕爛了不少,看上去已經占據了上風。

        不少人為替徐慎之捏了把汗,雖然馬墉是大師兄,但為人刻薄,心胸狹隘,大家都不怎么喜歡他,而徐慎之就不一樣了,為人平和,對那些普通弟子都很照顧。

        “怎么辦,五師兄好像處于下風了,他會不會輸???大師兄攻擊的如此兇猛,會不會打傷他?”王靈兒此時也心急如焚,見馬墉不停地前進,而徐慎之卻在不停地后退,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      “輸?”一只大手突然在王靈兒后腦勺摸了下,“當局者迷旁觀者清,那馬墉現在身在局中,以為自己占據了上風,殊不知,他已經落入了五師弟的陷阱之中?!?/p>

        “哥!”王靈兒欣喜回頭,這句話就是一副強有力的定心劑,讓她的心立刻安分舒緩下來。

        摸她頭的大手的主人,正是他的兄長王思甫,七大真傳弟子中的老三。

        王思甫年齡不過二十的樣子,生得眉清目秀,一雙丹鳳眼極其漂亮,目光清澈如泉水,沒有半點雜質。

        “哥,你剛說大師兄中了五師兄的圈套?”王靈兒此時心思全在五師兄身上。

        王思甫搖頭不已,取笑道:“女大不中留啊,一口一個五師兄,成天掛在嘴上,嘖嘖嘖,把我和爹都沒有這么叨念過?!?/p>

        王靈兒俏臉一紅,扭過頭不理王思甫。

        “哈哈哈,你這丫頭,那點小心思我還不了解,放心好了,五師弟他沒事?!蓖跛几^續道:“五師弟一直以來是咱們之中最有天資的一個,功夫進步的飛快,只是沒想到他居然已經領悟了拳意。相比于馬墉而言,神行宗在五師弟手里,我想才能繼續保持現有的輝煌?!?/p>

        王靈兒聞言,臉上嬌羞全然被詫異所取代,她沒想到自家大哥會說出這樣的話來,這是表明他無心于掌門之位,又或者是自知不能在一個月的比武中勝出。

        “哥,你不想當掌門嗎?”王靈兒不解。

        王思甫搖頭苦笑道:“怎么不想?這神行宗是爹一手建立,我當然想子承父業,但是爹立下的規矩是能者居之,我的功夫雖然不賴,但比起馬墉和五師弟來,還差一些?!?/p>

        “所以?”王靈兒試探道。

        “馬墉城府太深,心思不正,我倒是希望,一個月后五師弟會勝出,也只有他才能服眾?!蓖跛几粗鴪鲋斜榷返亩?,眼睛一亮,馬墉臉上的表情,有些不大自然。

        此時,馬墉的額頭已經滲出了一層細汗,別人都看不見,但他卻清楚感覺到汗漬流進眼眶中,令他眼睛發澀。

        他此時已經有些慌了,本來以為徐慎之雖然也摸到了拳意的門徑,但他畢竟年長徐慎之四歲,就是吃飯也多吃了四年,要拿下徐慎之雖然不容易,但也不會很難。

        所以,自打他迸發出拳意的那刻開始,就一味猛打猛攻,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斗,但時間長了他才發現,徐慎之反反復復就是那幾招,但招招之間卻是銜接的十分緊密,根本沒有絲毫空隙可鉆。

        最為可怕的是,徐慎之的拳法,就好像一個高明的棋手下棋,雖然并不剛猛爆裂,但卻是步步為營,到了最后讓馬墉陷了進去,進攻無法,退守無方,徹底陷入了被動。

        他唯一在徐慎之身上占到的便宜,就是撕爛了他的袖子,但這無濟于事。

        二人的比試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,院子里每個人都睜大了雙眼,生怕漏過了每一個細節。

        而在此時,三個人陸續進入了院子,將目光集中在了徐慎之與馬墉身上。

        這三人中,一個看上去年齡最大的和王思甫差不多,另外兩個和徐慎之相仿。

        這三人正是七大真傳弟子中,老二戴洪禮、老四柳煬、老六韓興仁。

        他們三個全神貫注地看著場中比試的二人,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。

        對于掌門這個位子,他們也是眼紅得很,想在師父百年之后坐上一坐。

        馬墉和徐慎之此時的表現,已經超過了他們其中每一個人,尤其是徐慎之,雖然衣袖襤褸,手臂露出了半截,但卻依然如閑庭信步般,應對自如。

        三人的心都沉到了谷底,一個月后的比試,結果怕是要讓他們遺憾了。

        “大師兄,失禮了?!毙焐髦齑介_合,并沒有發出太大聲音,僅僅夠馬墉聽得到。

        他已經看出來,馬墉的心態已經崩盤了,方寸已亂。

        徐慎之刮面掌一出,勁風鼓蕩咆哮,拳意如瓢中之水潑出去,籠罩了馬墉的心靈。

        然而徐慎之最后還是留手了,在快抓到馬墉臉上的時候,他伸直了手指。

        “啪!”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馬墉臉上,留下一個猩紅似火,充滿了輕蔑的巴掌印。

        馬墉懵了,他居然被人打了一耳光,臉上火辣辣的疼……

        最新小說

        書友評價

        • 我姓皇名上叫皇上
          我姓皇名上叫皇上

          讀了妖道乞魚的小說《詭事傳奇》,讓我很是渴望一段這樣的愛情:一個人的笑印在倆人的眼眸,一份淚由兩顆心來體味。如果今生的緣由前生定,我愿用一切來換一份真誠。

        編輯推薦

        熱門小說

        一区二区国产,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在线,亚洲国产精品欧美日韩一区二区,精品人成视频免费国产